房产信息网

Real estate information
首页 >> 房产图片

姜文拍电影能挣名利已经很幸运有什么好焦虑

来源: 2018年08月13日

姜文:拍电影能挣名利已经很幸运,有什么好焦虑的?

原标题:姜文:拍电影能挣名利已经很幸运,有什么好焦虑的?

撰写郭雅琼

友 子

本文共2460字,所享阅读时间5分钟

姜文55岁了。

如果不细算,可能你很难相信这样一个作风凌厉、作品犀利的导演已经步入了知天命的年龄。

他用近10年的时间,琢磨上一本名叫《侠隐》的民国武侠小说,又大刀阔斧改编成了《邪不压正》,“因为我不喜欢武侠,我更相信武器。”

相信武器的姜文,这次讲了个习武青年丧亲受辱后单枪匹马复仇的故事。在上海电影节期间,他喝着白酒告诉数娱梦工厂(公众号D-entertainment),想通过这个故事表达成长和变化。

前两天,在距离北京100公里的古北水镇,《邪不压正》举办了一场千人首映。在群山环绕、长城巍峨的露天剧场里,宁浩感叹:“特别的爽,特别的姜文,特别是电影的电影,特别是姜文的姜文。”

和《让子弹飞》等旧作不同,《邪不压正》是姜文多年来第一次独自操盘项目。但首映的评价似乎会让一些人再次担心,会不会又是一部让人云里雾里的《一步之遥》?

“一个人可以看电影就很幸运了,又能拍电影,还能通过拍电影挣名挣利,你就应该感谢所有人。”姜文说。

这次,彭于晏也上房了

姜文接触到《邪不压正》的时间,实际上比《让子弹飞》更早。

用姜文的话来说,“我觉得张北海的小说写得很好,十年我都抓在手里想把它拍好。”

从不自觉到自觉,是姜文想要赋予此次主角的成长。他评价李天然是从不自觉的英雄成长为自觉的英雄,其实可以理解为是对人物内心觉醒和主动承担这一过程的刻画。

“我觉得我从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到现在,我电影和电影里面的人物是在发生这样的变化,以前的人物更不自觉,张麻子还是半自觉的人物,李天然是影片里面眼看着从不自觉变成自觉的人物,这很重要,人能自觉是很难的,人一旦自觉了就好得多。”姜文说。

似乎可以说,姜文通过《邪不压正》塑造了一个更符合大众道德评判标准的主角形象,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影片会缺少其惯有的荒诞不经和快意恩仇。

从裸着身子身披薄纱跳上房顶的李天然身上,观众依然可以看到马小军的影子,只是这其中更多了份恣意与张扬。

能看出来姜文对这一细节的钟情。在需要用白酒来提神解乏的夜晚,他向我们讲起“房顶”这一话题依然兴味盎然,充满年少时的情结。

“我特别想拍一个完全在房顶上的故事,但是这个还做不到,因为它还得下来,有些事儿得下来。我不知道你们上没上过房,我从小就老在房顶上玩儿

姜文拍电影能挣名利已经很幸运有什么好焦虑

,特别有意思,你可以让底下的人看不着你,但是你想看他随时看,好多房子能串一块儿,你在制高点可以观察很多事儿,然后他还不知道,非常有意思。”

口碑依然分化,

但有望成票房最佳姜文电影

《邪不压正》的编剧们把创作过程形容为 “干力气活儿”。140多斤的编剧李非,最轻的时候瘦到了不足50公斤。

“我们片子第一编剧或者主力编剧就是导演本人,他自己把大的骨架想清楚了之后,就开始找编剧。礼拜六给我打,说李非你来帮我写写这个剧本吧,我说行,咱们周一见?别周一了就明天吧。去了以后带我去了小屋子,说你写吧就走了。我写什么呢?那本小说我是看过的,他说已经有个剧本了,我说我能看看吗?不行,你先沉浸当中吧,我已经写了七八场戏以后才看到这个剧本。一直到拍完我经历了400多天,每天都在。”李非在上影节金爵奖评委主席论坛上如是讲。

拍摄期间修改剧本更是家常便饭。摄影师谢征宇会用三个打灯方案来应对现场修改剧本的时间,而编剧团队也早已养成了习惯,不到最后一刻,就要努力把剧本做到更好。

从目前大部分观众反馈来看,《邪不压正》的台词依然延续了姜文的风格,密集、意味深长、有嚼劲。就像他说的,“我话特别多我没办法,我只能把它变成电影,电影里边我也话多,而且长。”他有太多想要表达的东西。

但影片又再次陷入了一些争议。喜欢的人认为台词讲究,充满政治和历史隐喻,喜欢影片中泼洒的荒诞和浪漫——

不喜欢姜文电影的观众依然存在。有评论则斥其直白平庸,充满导演个人的恶趣味和高姿态。《邪不压正》的豆瓣评分从8.5分下滑到了7.5分,也多少说明观众态度分化。

不过,姜文的个人影响力依然换来了首日40.6%的全国排片。截至13日傍晚六6点,《邪不压正》的票房已经破亿,有望超越《让子弹飞》成为票房最高的一部姜文电影。

姜文独自操盘新片,

“能拍电影已经很幸运了”

《邪不压正》对姜文意义重大。甚至可以说,这是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姜文自己操盘的影片。

从《太阳照常升起》到《让子弹飞》、《一步之遥》,姜文这几部影片的制片人都是合作伙伴马珂。他曾在受访时表示,遇到马珂之后,自己就只负责拍电影,再也不用担心电影拍摄资金和后续推广问题。

《让子弹飞》作为两者第一次合作的商业影片,在当时取得了口碑和商业表现上的极大成功,其中一半投资额都来自于北京不亦乐乎电影文化发展有限公司,而该公司的两大股东正是姜文和马珂,两者持股比例分别为51%和44%。

2014年的《一步之遥》,制作成本高达3亿,不亦乐乎电影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为主要投资方,另外还有哥伦比亚电影公司、英皇影业、中影、万达、上影、爱奇艺影业等多家投资者。

但最终预期中的20亿票房成梦幻泡影,影片的口碑也遭遇滑铁卢,最终票房为5.14亿,资方们以亏损收场。

或许正是《一步之遥》的票房失利导致了姜文与马珂的分手,此次《邪不压正》,除了英皇影业一如既往地支持,其他投资方大多为首次与姜文合作。

这当中包括无锡自在影业、和和影业、旗舰影业、猫眼以及蓝色星空影业等,影片的第一大出品方则是姜文自己与妻子周韵一起成立的电影公司——北京不亦乐乎影业,周韵也成为影片的总制片人。除此之外,姜文还拉来了与其合作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的制片人二勇。

《让子弹飞》和《一步之遥》的口碑差异是否会影响到《邪不压正》的创作?

姜文的语气中有着几分坦然,“没有什么,我觉得这都是很正常的,其实《让子弹飞》那么多人喜欢我也没想到,用《一步之遥》找补找补也挺好的,这样我心里踏实点,要不然弄那么高的票房不合适,我又没那么想,都是意外,就这样吧,挺好。”

“一个人可以看电影就很幸运了,又能拍电影,还能通过拍电影挣名挣利,你就应该感谢所有人,真心的。如果你在这个时候你还焦虑,你还患得患失,我觉得你不配做这个事儿,完全不配。”

他甚至讲了一则寓言来表明自己的心态。

“以前有一个故事说一帮耗子忙前忙后累得要死,就看一个耗子躺在那儿什么都不干,为什么呢?他会讲故事,别的耗子就把偷来的食品给他吃,他比谁吃得都饱,然后躺在那儿给人讲故事。我觉得能变成一个讲故事的耗子还要干嘛?拍电影就是给人讲故事,然后大家伙儿因为这个故事迷恋你,相信你,可能一辈子都记着你,你还挣钱,你还有名,我去,你还不高兴?”

作者:数娱梦工厂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随机文章